• 周思源 | 在沈从文笔下,脏事不脏写,事脏文不脏

    许多人读沈从文的小说都感到它像散文,即使具有悲剧意味的也似乎并不那么沉重,文字自由、洒脱,而其真正的沉重则往往比那些表面悲痛的作品更令人回味。不少段落像诗,整个作品洋溢着浓郁的诗情、诗味,飘逸着灵...

    详情>>

    周思源 2018-09-25
  • 毛尖 | 魔都一层痂:谈黄昱宁的小说集《八部半》

    陆灏办《万象》的时候,经常约作者一起吃饭,我和黄昱宁就是在万象饭局上认识的。那时候,小黄算是最小字辈,虽然我也没比小黄大几岁,不过在万恶的青春期,差三岁几乎就是差一辈,所以那时在饭桌上,小黄一般笑...

    详情>>

    毛尖 2018-10-09
  • 黄永健 | 诗无形不美,诗无韵不畅:十三行汉诗的诗体优势

    当代“格律体新诗”与十三行汉诗 当代“格律体新诗”与十三行汉诗网络写作的大众化、草根化和混杂化,使得当代自由新诗的话语霸权遭到了削弱。进入新世纪以来...

    详情>>

    黄永健 2018-09-25
  • 孙绍振 | 最伟大的作家,既会写爱情,又会写死亡

    爱和死的艺术法门:内心的体验和外部的错位反应 我曾经讲过《鲁迅笔下的八种死亡》。为什么选这个论题呢?鲁迅写的八种死亡都是不一样的,是很丰富的,我觉得,鲁迅有一个局限,就是他不大会写...

    详情>>

    孙绍振 2018-09-25
  • 林岗 | 薛忆沩:写作的辽阔天空和他洋溢的才华是般配的

    写作是永远的挑战,它的尽头就是生命的尽头。每一篇的结束,只是那条没有尽头的路的“中场休息”,它意味着将要进行的新的开始。如果作者没有意识到这近乎残酷的“写作的辩...

    详情>>

    林岗 2018-09-25
  • 程光炜 | 研究当代文学史之理由

    一 我上中学的时候,因是受学工科的父亲的影响,有一个时期对无线电发生了浓厚兴趣。母亲托在上海的大舅,给我买来一套五十多块钱的收音机零件。这在20世纪70年代,是大学毕业生一个月的工资。于是在上课之...

    详情>>

    程光炜 2018-08-29
  • 商昌宝 | 鲁迅首先是翻译家,其次才是文学家

    鲁迅头上的光环有很多,例如文学家、教授、古文家、出版家,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另一重要身份,那就是翻译家。 那在鲁迅的众多身份中,为什么要强调翻译家这一角色呢?简单说就是,鲁迅正因为是一个翻译大家...

    详情>>

    商昌宝 2018-08-29
  • 杨匡汉 | 长亭谢师录(下)

    杨匡汉,笔名企吴。学者,文学批评家。上海宝山人。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196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。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副会长。出版...

    详情>>

    杨匡汉 2018-08-29
  • 杨匡汉 | 长亭谢师录(上)

    杨匡汉,笔名企吴。学者,文学批评家。上海宝山人。1957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196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。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、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副会长。出版...

    详情>>

    杨匡汉 2018-08-29
  • 古典的回响 | 丛治辰: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故事——郑伯克段于鄢

    来源:《名作欣赏》2018年第8期“青年说:古典的回响与未来的文学”栏目 特邀主持:刘大先 “郑伯克段于鄢”是《左传》里第一个故事,《春秋》...

    详情>>

    丛治辰 2018-08-29
11页 当前1页 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 转到页 GO
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

上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57

中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60

下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58

邮购:
     0351-5256556
     0351-52565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