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原创 | 苏敏: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时,我想的最多的不是佛,而是奶奶
来源:名作欣赏       作者:苏敏   时间:2018-05-24

 

一位友人微信里跟我说,今天佛诞,如果条件许可,放生吧,祛病延寿。我说,嗯。她接着说,方便的话就做,至少今天别杀生,茹素。

 

午饭在公司吃,八人一桌,菜肴丰富,大多有鱼有肉有海鲜之类。前几日,在北方行走,每顿皆有肉,且油重,齁咸,极不习惯。回来后,见这满桌的温州菜,操起筷子,便风卷残云,狼吞虎咽起来。等放下碗筷时,这才想起友人的提醒。哎,真是罪过。

 

好多年前,我生了一场重病。那时,我的奶奶还在。奶奶是个农村妇人,也不知道该为我做些什么。于是,慌乱之中,她便开始信佛。那段时间里,奶奶为我跑过无数次的庙,烧过无数次的香。自从信佛后,奶奶每逢初一十五,皆吃素。其实,奶奶也想让我跟着她一起吃。可是,见我体质虚弱,瘦的像只猴子,奶奶又于心不忍,对我说,敏嘞,你吃完后,漱漱口,再念: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那时,我一度极其绝望。住院半年多后,家里再也拿不出钱来。迫于无奈,家人将我从医院里接了回来。我知道,我可能没多少时日了。回来后,没地方去,住在我姑父家,期间有好几次,被120给接了去。

 

说坦然面对死亡,那是一句假话,哪里想死呢?可缺医少药,少了“炮弹”,怎能与阎王爷抗争?所以,我总有些时候,免不了烦躁,恐惧,不安。奶奶又说,敏嘞,你念: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中午吃完饭后,突然觉得自己有了罪恶了,便去洗手间的龙头上漱口。我一连漱了三遍,然后心里默念道: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我一边默念,一边看着手上的佛珠。看着佛珠,我又想起了我的奶奶。佛珠便是奶奶从庙里给我求的。奶奶走了三年多,快四年了,这佛珠我一直戴着。很多时候,我靠着它战胜内心的恐惧。

 

晚饭时,在门口的小饭馆里,点了一盘豇豆。豇豆这个季节上市,属时令蔬菜。说实话,这年头,想吃鱼简单,想吃肉也简单,但要吃到时令的蔬菜可并不简单。

 

这豇豆,被切成一截截,长短几乎差不多,再放入几个青椒,一瓣儿大蒜,等油锅里烧热,滋啦滋啦作响时,放进去后,不一会功夫,就有豇豆的清香扑鼻而来。

 

小时吃的豇豆,与现在大棚里种植的不一样,比这粗,多为青白色,籽儿也饱满。我喜欢奶奶做的豇豆,她将豇豆炒好后,还总要把它放在铁锅的米饭边蒸。蒸过之后的豇豆,入嘴即化,甜甜的,别是一番风味儿。

 

这些年,身体渐渐恢复,再也没有之前那样的恐惧,但总也有烦心的时候。心烦时,我就看看我手上的佛珠。有时,我也会默念一两遍:南无阿弥陀佛。

 

我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时候,我想的最多的不是佛,而是我的奶奶。我还会想起奶奶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样子。她的脸上是那样的慈祥,眼睛里是那样的虔诚。

 

作者:苏敏,男,安徽安庆人,现流浪为生。有作品发表于《散文》《山西文学》《名作欣赏》《太湖》《西部》《牡丹》《南方文学》《漳河文学》《千高原》《当代人》《百岛》《九华山佛教》《温州日报》《今晚报》《珠江晚报》《天水晚报》《乐清日报》等杂志及报刊。

 
 
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

上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57

中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60

下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58

邮购:
     0351-5256556
     0351-52565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