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第6期编辑寄语《书意知否 》
来源:2018年第6期       作者:杜碧媛   时间:2018-06-12

  
书意知否


       好像很多事和书绑在一起,就变得特别美好!你随便那么一歪,再随便那么一翻,慵慵懒懒的,浸在日光里,缓缓睡着,闲梦仿佛,不知书意,都是美的。   

  读书,似乎也能说是一种美德,好多时候,文字的角落里匿藏着一种质感,时而钝,时而锐,总在雕刻着你的时光,支撑着那些轻轻浅浅的想象。这些美好,远远近近,常是惬意的,一如花品,有些,日渐熏染香愈浓,而有些却冷处偏佳,别有芬芳。相濡相望,都不碍芳香拂面。

  很是佩服那些会读书的人,一触即发的敏感,常能在书山的层峦叠嶂中触摸到溪涧的温润,棱角的常形。“缱绻”文字,常是生活与工作的兼得状态,玲玲、得一、我,我们几人,时而还是很喜欢拿着手中的一摞稿子,“熙熙攘攘”会儿,被偏爱的文字在各自的“宠溺”中变得有恃无恐。又被孙绍振先生讲《红楼梦》中的美女之死“迷倒”,势不两立的美与不美之间的鸿沟,诸美之间的浓淡冷炽,美的毁灭的错位书写,你们说曹雪芹缔造了一个多大的大观园,有人碎碎闲步便走完了,有人却为园中的每一处,抉发出叫人惊服的艺术之美。梁归智先生今年也一直在讲红楼,或许不是在讲,梁先生是在重塑那场被扭曲的红楼之梦。草

  蛇灰线,隐隐浮现,褶皱的字丛中探秘着曹雪芹的未竟之境。随着梁先生去发掘线索,常常错觉他是一名侦探,宝玉、黛玉、宝钗、元春、探春……为他们各自命途揭橥真相。一部书,两类读,不一样的感受呢!

  前几日,一位读者告诉我,他正在等待着我们的六月刊,等着莫砺锋先生揭密“谁是唐代最伟大的诗人?”驱散浓雾,裸露出文字的脊骨, 拥有读书能力的人总让人羡慕不及,更让人殷殷企盼他们的独见。时而想想,读书这门子事,我或许一直没弄懂,每每是靠着一点虚张声势的“装模作样”,让自己获得了滥竽充数的“自我满足感”。

  其实,好多事和会读书绑在一起,才会变得特别美好。

联系我们
热线电话

上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57

中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60

下旬刊:
     0351-5256558

邮购:
     0351-5256556
     0351-525655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