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热线:0351-3238289 邮箱:sjcmyyzx@163.com
微博
微信
首页 > 文化 > 正文
汾河遗梦
2020-04-22 10:15:54 来源:山西晚报
作者素描:
  蔚新旺:1961年11月生,山西雁同人氏。
  职业:从政、律师、经商……但主要的经历还是在政法——警官、检察官、法官,曾连任两地中级法院院长13年。
  个人爱好较多,首以运动为最,传统武术起始,继之拳击、散打。再以文字次之,早年已有尝试,后为官搁笔。今辞任离职回家,重温旧习。
  久在城里居住的人们,已经习惯了花园似的汾河,以为这就是汾河本来的模样。
  这样的汾河也算是美艳极了。在人工的雕琢下,河岸上满是好看的林木、草坪、花带,还点缀着精致的亭宇、长廊和楼阁。一座座悬挂在天上的、彩虹似的大桥,与那如黛的远山遥相呼应着。宽宽的、清澈的河水,静静地流淌着。还有几处河心岛,上面有碧绿的草、盛开的花、婆娑的垂柳,甚至是高大的槐树……
  我喜欢鲜艳的花丛里,蜜蜂和彩蝶轻轻啄飞的、梦一般的画面;喜欢整齐的草坪上,鸟儿们跳跃嬉戏的、机灵的样子;喜欢安静的水面上,飞起飞落惊扰着游人驻足观赏的鸥鸭们舞蹈家似的表演。真的美艳极了,精彩极了,游人们也快乐极了……然而,我觉得还缺少点什么。
  于是,我决定去汾河的上游看看。那是春日里一个天气不错的上午,天空飘着薄薄的白云,虽然是晴天,但不灼人,正是踏青的好日子。
  我沿着太原滨河东路驱车北上,车速不急不缓,两岸依然是精美的花园,各种已经盛开的花,正开得那么灿烂,红的像火,白的似雪,还有一种嫩黄嫩黄的、枝条上满满的花儿,是那么的诱人。
  过了柴村桥不远,对岸的滨河西路到头了,与之绵延数十里相映生辉的滨河公园也结束了,转眼之间变成了起起伏伏高低不平的土崖和土坡,在裸着泥土的沟沟坎坎上,间或长着一些平常的树,其中最好看的要数柳树,其次是一种不知道名字的树,最差的可能是槐树和杨树。树下自然是杂草丛生,新长出来的绿叶,还没有盖住去岁的老草,萧杀的颜色尚未脱尽,远看灰褐色的草,和泛着青黄的草,与那裸露的泥土斑斑驳驳的。毕竟已是春天了,暖风吹过去枯草摇摇晃晃的,感觉根茎里已饱含着水分。
  我的心里有了一种异样的满足,我以为这才是汾河的本来面目,虽然她不整齐,也不艳丽,甚至还有点邋遢,但她自然、淳朴,浑身散发着一股自由、轻松的气息。
  再往北走,地势渐渐地升高了,河床自然就陷了下去,甚至狭窄处连河面也看不到了。我几次停下车,走过去,站在岸边去细细观赏那流淌着的汾河。河水好清澈啊,虽然不见有鱼,却依稀可辨起伏不平的河底。再顺着阳光望过去,那静静的水面绿绿的,而且是新绿新绿的。忽然想起朱自清《梅雨潭》的绿了,可能这儿的汾河绿也算得上是“女儿绿”吧。微风轻轻拂过,吹皱了一池春水,碧绿的河水漾起层层涟漪,轻轻涌动着。
  再远望,河水南北延伸着,弯弯曲曲的,有时几个弯叠在一起,像摄影作品里的样子。河身也是肥肥瘦瘦的,宽处几百米,窄的只有几十米,有时还要分出几个岔来,河身就更瘦了。河流中不时出现一些大大小小的岛,其实大一点的,也不过一两亩的样子,上面除了野草外,还有几棵没有大绿的树和一些依然枯黄的芦苇。岸边和水里的芦苇丛里,淤积着许多枯草。在这荒凉而又充满生机的小岛上和轻轻流动着的水里,聚集着一群野鸭子,或别的不知道名字的水鸟,它们自由自在地,尽情地游着、嬉戏着,多么惬意的生活啊,让我生出许多遐想来。
  我突然有了一种奢望,倘若这河面上再划过一两艘渔船,没有渔船,游船也行,船上再站着一半个渔翁或船夫,该是多美的风景啊。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,冬天已是如此诗情画意,那在这勃勃生机的春日呢?
(责任编辑:高冰清)
合作单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