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热线:0351-3238289 邮箱:sjcmyyzx@163.com
微博
微信
首页 > 吕梁故事红色记忆 > 正文
一次意义重大的支前运粮任务
2019-11-28 15:29:19 来源:吕梁晚报


图说支前运粮

1947年10月,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西北战场上进行着保卫延安的艰苦奋斗,大批部队向榆林方向集结。由于部队急需山西方面支援粮食,此项紧急任务便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      当时,兴县县长刘献公式同志向我作了简要交代,要我以最快的速度从兴县蔡家会征集400石军粮,在七、八天内送往佳县万户峪部队粮站。可是兴县城至蔡家会既不通电话,县上也无骡马等快速代步工具,时间紧、任务重,怎能不叫人着急?加之此时蔡家会六区正进行土地改革运动,群众揭发区上的个别干部有严重犯罪行为,由于受极“左”思潮干扰,以致全部受到牵连。区委、区政府均被解散,党政领导干部大都被关押在一所破庙里接受审查,这又给我完成任务增加了困难。
      接受任务后,我匆匆准备后,便带上调粮及军勤派令朝蔡家会出发。沿途翻越四座半大山,140里山路,走了一天一夜。饿了啃点窝窝头,渴了向老乡要点冷水喝,两脚打起不少血泡。但一想到军队打仗急需军粮,又怕延误军情,便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      到达蔡家会后,主要领导干部都已被解除职务,我只得找工作团团长王精仁同志想办法。王精仁一方面让我去庙里找原区长田忠元和粮秣助理李旺秀等同志,了解所去村接头人及可调粮数字;另一方面给我派了几位同志协助完成调粮任务。我们在蔡家会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,确定了送粮数字和集中地点,还商量了一些应急措施,便分两路出发去樊家讫达、蔡家会、张家坪、大峪口四个行政村,找到原村长、贫农团及粮秣委员等同志,通过他们具体组织落实动员收粮、送粮事宜。当任务传达到各村时,群众积极性很高,都自告奋勇愿去送粮。只是各村都严重缺粮,原先村里集中保管的公粮已全部支完,村民家中所存公粮所剩无几,自留口粮亦已大都吃光,多数人家都是以瓜菜掺糠皮应付眼前的青黄不接。那年,偏偏又碰上陕北大旱,大批灾民过黄河到山西投亲靠友。晋绥边区政府已给各地下达了任务:饥民到哪里,即由哪里就地安排食宿,以减少流动,防止饿死人。实际上沿黄河各村都已安排了不少难民,更加大了这里粮荒的严重性。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,我们只有按照党的一贯教导,走群众路线,动员群众想办法。于是,各村都立即召开了群众大会,向群众讲明前方正在打仗急需送粮支援,虽然村里眼下有困难,但总不能让部队饿着肚子去打仗。经过动员,群众纷纷表示,离开镰收割不远了,只要地里有庄稼便有粮食,哪怕自己不吃也不能让前方战士饿肚子!当下,在六区蔡家会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自觉选剪已成熟谷穗、搓谷子、炒谷子,连夜碾米、装袋集中交粮的运动。不到两天时间,六区的四个行政村便把400石粮食收缴完毕,并在一天内驴驼人背将粮食送到了牛家川渡口。
      渡河也是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。国民党反动派的飞机不时地来渡口侦查,如发现军事行动便疯狂地扫射轰炸。渡口上虽然有两只船,但人手不够,只能开动一只。为了安全渡河,我们把运粮人畜进行了严密组织和伪装,每趟船都指定专人负责指挥装船、卸船和从渡口到粮站的运输。黄昏后,渡河开始,由于船工配合得当,渡河民工秩序井然,行动迅速,到第二天太阳一竿高时基本渡运完毕。
      我随最后一趟粮船过河办理缴粮手续,就在将要拢岸时,一架敌机突然袭来。随着飞机俯冲的呼啸声,船附近立即溅起一串串机枪扫射的水花。船工镇定自若,机警地避开枪弹将船划向对岸。就在这时,船帮被敌机射开了一个窟窿,肆虐的河水直扑船舱。一位老乡为了保护粮食,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衣服扑上去,很快将漏洞堵了个严实。船帮有一头驴受惊,乱蹦乱跳,我赶忙跳上船沿,紧紧抓住驴的缰绳。谁料船身一晃,将我甩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。幸好水不太深,我泅渡上岸,但全身衣服亦已湿透。
      卸完船,我们便赶快将最后一批粮食运往万户峪镇,船工将船拉到一个较隐蔽的船坞进行修补。敌人似乎察觉我们渡粮,敌机不时地在镇子周围和渡口上空盘旋侦查,还不时扫射骚扰。上午十来点钟,我们将粮食全部盘点交给部队,并办妥手续。
      这次运粮,400石粮食一点不少,人畜无一伤亡。从收集、运输、过渡、交到粮站,总共只用了4天时间。部队同志抓起香喷喷、黄灿灿的小米,拉着我的手说:“你们来得太及时,太辛苦了,我们一定要多打胜仗,来报答兴县人民的大力支援!”此时,我虽已疲惫不堪,身上冷得直打颤,但想到胜利完成送粮任务心里乐开了花,由衷地感激英雄的兴县人民和沉着勇敢的渡口船工们。这次执行任务使我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,即人民战争,战无不胜!由此更加坚定了我对解放战争必胜的信念。
      由于有空袭,我和交粮民工一直等到黄昏以后才陆续渡河返回。我将民工送走后,才觉得浑身疼痛,不时发冷发热。浸泡过水的棉衣虽说已经半干,但穿在身上却十分沉重。此时的我真是又累又饿,急忙跑到渡口附近一户老乡家中,要求烧点热水喝,并要点干粮吃。这家老妈妈一看我这副模样,吃惊地说:“孩子,你脸色太难看了,赶紧上炕脱掉衣服拿棉被盖上。”又赶忙熬了一碗车前子、葱胡子汤为我发汗,还做了酸辣面给我吃。在老妈妈家里我糊里糊涂睡了一天多,他们见我退了烧,又把湿衣服在灶火上烘干,让我暖暖和和地穿在身上。乡亲们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,使我感动得直掉眼泪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干好工作,好好回报人民。
      几天不平凡的经历,使我深刻地认识到得人心者昌,失人心者亡的真理。我们前方有英勇奋战的子弟兵,后方有无私无畏的老百姓,何愁蒋介石反动派不灭亡!虽然敌人仗着美式装备倒行逆施猖獗一时,但消灭他们仅仅是早晚的问题。当我返回机关不久,便传来陕北沙家店大捷,消灭了胡宗南数万大军的胜利消息。

 

(责任编辑:李鑫焱)
合作单位